36713
  • <em id="ddmth"></em><form id="ddmth"></form>

  • <form id="ddmth"></form>
  • <form id="ddmth"></form>
  • <form id="ddmth"></form>
  • <table id="ddmth"><th id="ddmth"></th></table><var id="ddmth"></var>
  • 服务热线:400-858-9000 咨询/投诉热线:13073622936
    国内专业的一站式创业服务平台

    张一鸣钟情生物,马斯克代言物理,基础学科对人生有多重要?

    新莓daybreak 翟文婷
    06/19
    当我们在疯狂寻找一件事情、一个人或一家公司的「底层逻辑」、「底层密码」时,就是在探寻本质。而且产业遇到的瓶颈,只能回到学术界寻找终极答案。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莓daybreak”(ID:new-daybreak),作者:翟文婷,投融界经授权发布。

    高考结束,分数揭晓,1193万人选择学校和专业的关键时刻到来。

    在做决定之前,我们有一些特殊信息供你们参考——那些对商业世界有过重大影响的人,他们曾经读过什么专业。

    马斯克想弄明白现实世界的本质,所以选择去读物理。然后他发现,物理学的思维框架是迄今为止最有用的框架。芒格的中国门徒李录,填报大学志愿时,除了物理其他专业一概不考虑。

    即使没有读物理专业的人,对此也是一往情深:贝佐斯只接受物理定律;黄峥在2020年致股东信里,满是热力学定律这样的物理基础名词。张朝阳凭借讲授物理公开课,又翻红了一回。

    张一鸣大学期间最想读的专业是生物学,这一点已经人尽皆知。他用生物学的思维构建组织,管理组织,继而被封装为一种玄学,风靡企业家和创业者群体。

    投资大王沈南鹏读的是数学。对了,除了物理学,李录在学校还痴迷几何学。这是两个风格迥异的投资大佬的共同之处。

    你应该发现了,这些人本科学习经历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都选择了基础学科。当然,之后他们还不同程度地涉猎了其他学科。

    搬出他们过往的学习经历,不是励志,更不是为了盲从。借由他们的理解和认知,我们应该重新审视这些基础学科的意义和含金量。

    也许你会问,学完这些专业怎么找工作?我没法回答,因为我的确听说过一个核物理专业出身的人,正在大厂里敲代码。

    我们的本意,也不是鼓励或倡导大家报考这些专业。于我们而言,这些学科是认识现实世界,解决现实问题的重要工具,使用得当,犹如明灯闪亮。

    01

    物理为王

    马斯克本来是去沃顿商学院读商科的,两年的课程,他花一年时间修完,于是又修了物理。之后他去了斯坦福,在那里学习如何研制更先进的电容器,以便用于电动汽车。这是一个需要结合物理学和材料学的项目。

    马斯克读物理的动机,核心就一点:搞清楚宇宙的本质,现实世界的本质,以及生命的意义。这应该是很多人毕生追问的命题,而物理学原理是认识世界本质最重要的工具。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很多事情都是靠直觉认识,判断,物理学恰恰是反直觉的。这也是很多创业者痴迷“第一性原理”的原因,物理学可以将事物拆分到最基本的实质,尤其对了解新事物、探索未知领域,是非常有效的方法。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就只接受物理定律,因为物理定律是不可改变的。他认为,“其他的一切都有讨论的余地”。

    马斯克说,“理解那些反直觉的新事物,物流学提供了最理想的研究框架。”

    但是在他看来,物理的美妙和神奇没有通过课堂更好的传递,反而让学生去背各种枯燥的公式。

    比如,相比工具,问题更重要。如果想了解内燃机的工作原理,最好的方法是把它拆开,研究每个零部件,再重新组装。螺丝刀、扳手就是会用到的工具,就知道这些工具的作用。“我们大脑的进化方式是记住跟我们相关的事物,所以一定要建立相关性。”

    李录在初中接触到物理和几何,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这位芒格的中国门徒,1997年就在美国创办了喜马拉雅基金。

    他自述,“物理学和数学(几何学)可以用简明的公式和数学语言,将纷繁复杂的自然物质世界,解释清楚了然,还能被反复证实、证否,而且有极强的预测能力。这给我带来的震撼与欣喜,至今记忆犹新。”所以在填报志愿时,除了物理系,李录一概不考虑。

    物理学被认为是一门通识学科。2017年清华经管学院开设了两门新课,一门是物理学简史,一门是生命科学简史。

    爱因斯坦说过,大学教育的价值不在于记住很多事实,而是训练大脑会思考。比如,学习提出正确的问题。

    张一鸣钟情生物,马斯克代言物理,基础学科对人生有多重要?

    02

    生物和生命科学

    生物学是张一鸣的报考大学的目标专业,原因是“当时都说,生物学是21世纪的领头羊学科”。高中时,他就参加了生物竞赛,看过北大老师写的一本关于生物学的书,为之着迷。可惜,他没能如愿,被调剂到微电子专业,大二下学期又转为软件工程。

    张一鸣是写代码出身的创业者,计算机知识自然是他日后构建商业世界的基石,但从创建、管理一个组织或系统的角度,生物学对他影响深远,其他互联网公司也深受启发。

    生物世界是丰富和多样的,背后的规律却简洁优雅。这是张一鸣为之着迷的原因,“如果你设计系统和看到企业的经济系统,就会发现,二者之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字节跳动还是头条的时候,公司组织架构就跟大部分互联网公司不同,是按照一款APP不同阶段的三个关键节点划分的部门,而不是按事业部。既具备一个产品从0到1的生产能力,也具备APP的进化机制,跟生物进化规律有异曲同工之处。

    虽然之后没听到太多关于他跟生物学的交集,不过在他卸任字节全球CEO之后,会把精力投入到跟生命科学相关的事情,比如脑疾病。

    是的,生命科学也是备受瞩目的一项基础科学。不止张一鸣,更多人在关心这个命题。

    黄峥在“退位宣言”中也预告,他要去研究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相比张一鸣的“脑疾病”三个字,黄峥已经给出非常详细具体的研究科目:

    如果我们能够比较透彻的了解不同的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在摄入人体后的变化和作用,进而通过植物蛋白来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那这种新的素鸡2.0是否有可能成为更健康、更绿色的稳定供给?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深入到蛋白质结构及在人体内的性状的研究,我们是否有可能沿着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的分子机器的道路,进一步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可以进入到人的脑部血管进行疏通,避免中风?

    只不过这些暂时没有下文和后续,黄峥也没有update他的研究进展。

    实际上,脱离纸上谈兵,对生命科学真正身先士卒的企业家是陈天桥。

    在经历事业的巅峰和退潮之后,他把积攒的金钱和剩余精力都投入脑科学研究,先期投入10亿美元,建立一座脑科学学院。连续4年,他不停歇地约会脑科学家。

    他在接受谷雨采访时说,大脑是个黑盒子,“我们有input(输入),我们不知道它做了什么,最后output(输出)。如果能搞清楚,把黑盒子打开,我相信我们就能输出美好的、幸福的东西。”

    脑科学研究跟热得发烫的AI密切相关。甚至当下神经科学受到重视,部分研究就是因AI而起。但是AI的进步远没有公司说得那么乐观,我们对人脑的了解本身就非常有限。

    曾任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的饶毅说,当人一旦知道是大脑而不是心脏最重要,很多人就感兴趣了。实际上所有伟大的人都对神经系统感兴趣。科技狂人马斯克还梦想,给每个正常人头脑植入芯片。

    沈南鹏最近几年也在恶补生命科学,不管是出于好奇心还是商业诉求,抑或二者都有。他也在频繁地科学家交流。有次,对方在讲非常复杂的基因技术,一度有20分钟,沈南鹏没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但还是能聊这个话题。抛开投资工作,他很好奇,人类今天走到哪一步了,生命科学可以影响哪些行业。

    03

    学科交叉和教科书

    互联网科技产业过去20年,在中国突飞猛进,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高校输出了大量理工科背景的工程师。

    信息科技企业能创造出被市场认可的产品或服务,工程师是重要基础。而全球范围内,优秀工程师的数量都非常有限,人才短缺限制了很多国家的科技发展。

    沈南鹏认为,工程师红利是过去20年中国胜出的差异点。

    这是我们长期重视理工科的结果。不过硬币都有两面性。饶毅说,我们的一个不足之处在于,“理工男往往略输文采。”很多工程师做到公司的某一个管理层,就会触碰向上发展的天花板。

    这个问题在硅谷也是存在的。“文艺呆”与“科技宅”的两个称呼背后,隐藏着人们对各种学科相对价值的比较、对未来工作价值等问题的争论和困惑。结果不会令人惊讶,当然是需要二者的融合。

    李录去哥伦比亚读书之后,兴趣开始转向人文、历史、文学、社会科学、经济学等领域。马斯克喜欢历史,他也建议工科学生,再学一点经济或文学。

    PayPal创始人彼得·蒂尔、后来创建了Founders Fund,他最大的心得是,在硅谷要具备写作能力。这当然不是指要成为一位作家,而是不论做技术还是科学研究,如果能通过写作很好的表达一件事,这无疑能获得别人的关注和青睐。

    现代社会需要多学科交叉的通才,尤其硬科技创新,最大的挑战就是多学科人才的匮乏,AI+生物,物理与化学的合力。

    头条成爆款APP之后,张一鸣就被贴上“理性”甚至“机器人”的标签,实际上他是典型的文艺呆与科技宅的复合体。他对基础学科的认识和描述,直达本质。

    比如他说,数学和语文都是描述事物的工具。

    很多事情,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描述,没法度量,就不能很好地解决。不论描述还是度量,就需要数学。语言也是一种运算,逻辑推理和分析问题,尤其分析法律问题的时候,是通过因果关系在分析,跟数学证明是非常类似的,只不过语言描述定量难度更高。语音即思维工具,语言不清晰则思维混乱。

    有一段时间,张一鸣将我们日常司空见惯的词语查字典,重新确定它们的基准含义,对比近义词,对比中英文对应的词。因为他觉得,“语文的『语』指语言,语言定义是用于沟通交流的一套符号系统及其规则。常用重要符号的准确意义自然重要”。

    除了对语文、数学最深情的告白,他对教科书的理解也与常人不同。

    在每个中国人的记忆里,教科书就是学校指定的几本书,更多是为了完成考试而去阅读,比起小说,不知道有多无趣枯燥。

    张一鸣不以为然,他有一个观点:教科书是人类知识最浓缩、最精炼、最提纲挈领、最有效率、最系统、最结构化、知识含量最大的书。教科书与传记,比一个观点和一种情怀啰嗦写成的一本书,耐看许多。他们的创作都相当不容易。

    头条和抖音可不可以将这段话,定向推送给今年参加高考的1193万学生?

    版权声明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融界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张一鸣 马斯克 生命科学
    400-858-9000
    免费服务热线
    [email protected]
    邮箱
    09:00--20:00
    服务时间
    13073622936
    投诉电话
    投融界App下载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www.gqqqqq.com) 版权所有 | ICP经营许可证:浙B2-20190547 | 浙ICP备10204252号-1 | 浙公网安备33010602000759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紫荆花路48号(东楼)3层
    浙江投融界科技有限公司trjcn.com版权所有 | 用户协议 | 隐私条款 | 用户权限
    应用版本:V2.7.8 | 更新日期:2022-01-21
     安全联盟
    在线客服
    手机APP
    微信订阅
    国产一级牲交高潮片妓院